查看: 288|回复: 0

[国内新闻] 专访刘著母亲 希望他娶个媳妇

[复制链接]

95

主题

0

好友

79万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14Rank: 14Rank: 14Rank: 14Rank: 14Rank: 14Rank: 14Rank: 14Rank: 14Rank: 14Rank: 14Rank: 14Rank: 14Rank: 14

排名
2
昨日变化

家园护照 贵族身份(终身福利) 健康证 少女酱 皇家女子学院学生证 妖精的茶会

发表于 2014-10-24 15:37:54 |显示全部楼层
  前天,快男中的红人刘著回到了家乡南充,回了家,看望了邻居,还回了一趟母校,引起了很大的轰动。在外人面前,他已经开始有了一些明星的派头,然而,在他的妈妈面前,他又一下子恢复成了一个小孩子。

  很多人都对刘著充满着好奇,同时也对他的家人充满着好奇:刘著有怎样的父母?他们是如何看待刘著的?他们与刘著的关系如何?这一切,都在本报的这次调查里,第一次得到了答案。

  在刘著南充的家里,他和妈妈的艺术照一起放在钢琴上,妈妈看上去年轻漂亮,同去的记者惊讶地说:你们好像姐妹!

  刘著上大学的时候,体重接近110斤,现在刚超过80斤。一个身高1.68米的男生,体重低于很多女孩,刘著已经单薄成了一张纸。这让刘妈妈心疼得不得了。一上车她就拿出饼干给刘著,刘著不吃,只顾化妆。刘妈妈就转过头对记者说:“著儿不喜欢吃饭,从小到大都是。我追着他喂饭一直喂到9岁,后来买了电脑,就守在电脑面前喂他。”刘妈妈有些无奈地笑着说:“别人都笑我们家孩子养这么大都不用吃饭。”

  “著儿喜欢音乐,从小就喜欢。”刘妈妈说,刘著放学一回来就要放音乐,在家里闹腾。直到现在,只要刘著一回家,外婆就要搬到舅舅家住,因为年事已高,受不了流行音乐。“我们家惯孩子是出了名的。”

  说到这里,刘著妈妈爱怜地看着正在化妆的儿子,“我最关心的不是其他的,每次打电话,第一个问题就是:儿子你最近开不开心?完了再说别的,所以著儿回到家也挺任性的。”刘著听见妈妈说自己“坏话”,于是半撒娇地说:“妈,你怎么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,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啊。”

  刘著的妈妈是幼儿园老师,她有一张亲切的脸,一眼望去便知脾气很好,她的眼神总是停留在儿子身上,目光中充满了爱意。见儿子接媒体的电话有些不耐烦,她就轻言细语地说:“要对别人客气些嘛。”

  “著儿啊,你还没把下一场比赛的歌练熟哦……”刘妈妈总有操不完的心。刘著的普通话发音是一个软肋,曾有评委不止一次提醒他。刘妈妈最担心的就是这个,她说自己把刘著选的歌一个字一个字抄下来,一个字一个字地纠正他的发音。她对刘著说:“你不知道啊,你在台上唱歌,妈妈在下面好紧张哦。”

  现在,刘妈妈成了快男比赛的专家,对每一个选手的唱功、风格,评委的点评和态度,都了如指掌。谈到谁会在下一场被淘汰,“回锅肉”的路能走多远,她都有自己的看法。刘著听着,偶尔插上几句话:“每次被淘汰都有好多人哭。”刘妈妈也曾谈到安妮玫瑰,她说自己并没有因为对方的不礼貌而生气:“因为刘著确实太像女孩子了,我跟他讲,别人的认识不要太在意,也不要去计较。”

  在回成都的路上,刘妈妈像是自言自语地说:“你说记者提问,也挺动脑筋的。刚才他们问我,这么多年有没有人跟你吵架的时候拿你的儿子中伤你……”她很诚恳地说:“我这么多年真的没跟外人吵过架啊。”刘著似乎对这个问题很不屑:“你只跟爸爸吵过,难道爸爸会拿他自己的儿子来中伤你吗?”

  说这些的时候,刘著有些疲惫,摇头晃脑地打起了瞌睡,细心的刘妈妈一把将他搂住,让儿子枕在自己的腿上睡觉,而刘著一躺就是两个小时,刘妈妈挪都没有挪一下。

  专访刘著母亲:我们尝试纠正他 但发现他很痛苦

  在采访之前,记者曾设想过很多种提问的方式,毕竟面对的是刘著这么一个特殊孩子的母亲,很多敏感的问题,刘著可以以他作为90后的强大内心去坦然面对,但他的家人未必。

  然而采访过程却极其顺利。刘著的妈妈邓女士即便在面对敏感问题时,也一如既往地温和而坦诚。正如她屡次强调自己教给儿子的那样,她对所有的尖锐,都以柔克之。

  可以说,正是刘妈妈的包容和宠爱,刘著才能以自己希望的方式走到今天。不过聊到最后,刘妈妈也忍不住向记者流露出内心深藏的那一点点希望:“我其实希望有一天他的脑袋能转过来,希望他和其他人一样,娶个媳妇。”

  成都商报:刘著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穿女装?

  答:大概在他两岁的时候,有次我在成都给他买了一件防寒服,是那种紫色带粉绿色的颜色。那是6月,但刘著见了衣服很喜欢,非要穿,还要穿着去姑婆家,我当时打了他一顿。后来在幼儿园里我发现他比同龄的孩子更爱干净,衣服稍微有点脏就不穿了,而且比同龄的孩子更爱美。

  成都商报:刘著说他真正穿女装是在高中时代,那个时候他已经离开家了。初中的时候你们发现过苗头吗?

  答:初中时他爱穿运动服,主要的矛盾集中在头发上。剪短发对他来说非常痛苦,初三的时候老师要求他必须剪,最后他才勉强剪成了那种比男娃娃要稍微长一点的头发。后来他去川音附中读高中了,因为离家比较远,我们不常见他。尽管这样,我们还是发现他的打扮越来越女性化了,每次回家我们就要找他谈心,每次说完他就能“好”一点,但后来确实改变不了了。

  成都商报:所以后来你们就妥协了?

  答:我们带他去测过染色体,发现一切都是正常的,也做过心理辅导,医生说可能他是天生的,纠正起来可能很难。我们的想法是,如果身体有问题那肯定要治疗,但他既然身体是正常的,也没有必要一定去纠正,我身边的朋友也曾建议我们带他去纠正,还建议让我们把刘著带到农村去生活一段时间,看看能否改变他。我们尝试过纠正他,但发现他很痛苦。后来我们想通了,让他自由自在,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生活,现在,他很健康,身体和思想都健康。

  成都商报:刘著曾说他不想做变性手术,你们讨论过这个问题吗?

  答:他没有跟我们说过要当女娃娃。我曾跟他说,做变性手术对身体不好,热爱生命是不能做对身体有害的事情,他就说不做。

  成都商报:跟他同龄的孩子们,比如他的同学,有没有欺负过他?或者笑话过他?

  答:著著和院子里的孩子相处很好,他人缘不错。但在外面,似乎有人会笑话他。他在外面遇到什么,也不会回家直接告诉我们,但我跟他说,在外面要保持镇定乐观,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回家来说,爸爸妈妈永远站在你这边。我觉得孩子是否开心是最重要的。

  成都商报:他跟同学的关系不错?

  答:他跟男同学、女同学都相处得很好,还有几个“死党”,其中一个就是比赛时大家看到的有点胖的那个女娃娃,她每次都要帮他出头。我非常感激那些帮助过他的朋友。

  成都商报:你现在已经完全习惯他的女孩打扮了吗?

  答:他小的时候可能我们没有引起太多重视,我在想或许哪一天在经历过许多事情后,他的脑袋突然转变过来了。有时候我也想过,希望他能结婚生子,希望他能给我们娶个媳妇回来。但有时候我又想,就算一个正常的普通家庭,也有可能会吵架、离婚,那样也不幸福,我只要他过得好就行了,他觉得开心就好。

  成都商报:如果他不会娶妻生子,你们担心他今后会孤独吗?

  答:这个没有担心过。毕竟社会对老年人的关怀,对解决老年人的问题都想得越来越周到。
高级模式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手机版|魅力公馆变装家园 ( 沪ICP备16031049号-1 )

GMT+8, 2019-2-16 21:34

Powered by 1001bz.com

© 2014-2017 Thumbelina Inc.

回顶部